热门搜索:

义庄的人情不是这么好欠的你可知道这次巴山剑派的弟子为何能在北

时间:2018-12-15 20:39 文章来源:互联网

 方才看到这陈同,楚休这才想起了一件事情,貌似在原著的剧情当中,聂东流跟这吕凤仙也是好友,而且关系还不错,只不过到最后聂东流却是坑了吕凤仙一把。
 
    原版剧情中,吕凤仙帮聂东流得到了昆仑魔教留下的秘宝。
 
    千年前昆仑魔教魔焰滔天,威压天下,若不是有着道门第一人,真武教掌教‘仙人’宁玄机出手跟魔教教主独孤唯我一战,恐怕此时的江湖还笼罩在这滔天的魔威之下。
 
    所以江湖众人对于魔道可以容忍,但对于昆仑魔教这四个字却是异常的敏感,聂东流就算是聚义庄的少庄主,他得到昆仑魔教的秘宝,除非把东西交出来,否则一样要被群起而攻之。
 
    最后的结果是聂东流利用吕凤仙,让他承担这个罪名,最后导致吕凤仙被正道武林追杀数年之久,有苦难言。
 
    只不过也是正是因为被坑的那次,这才让吕凤仙在被追杀中得到了‘魔神’吕温侯的传承,名扬江湖,也不知道最后聂东流是否后悔自己当初做出的决定,亲手把一个跟自己站在同一边的未来强者给推了出去。
 
    联想到今天这件事情,楚休差不多知道事情的经过。
 
    吕凤仙跟聂东流的结识应该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吕凤仙上门去求聂东流,而且作为聚义庄的少庄主,这种一句话的事情聂东流自然也不会拒绝。
 
    只不过那时候聂东流应该并未对吕凤仙多么在意,因为现在的吕凤仙毕竟才只是先天境界而已,虽然年轻,但却并不稀奇。
 
    而吕凤仙的性格摆在这里,聂东流帮了他,他便一定会去帮聂东流,所以在后期他才愿意帮聂东流去背这个黑锅,就算被人追杀也没把聂东流供出来。
 
    当然吕凤仙也是白痴,从那件事情之后,两个人也算是彻底分道扬镳了。
 
    吕凤仙的性格便是如此,太爱轻信于人,唯有吃过一次亏才能长记性,只可惜每次都是险死还生,也算是他命大了。
 
    聂东流既然插手他跟张百涛之间的恩怨,那现在楚休也不介意现在就挖他一个墙角,让双方再也没有站在同一条阵线的机会。
 
    至于吕凤仙会不会因此而错失吕温侯传承,楚休也不担心。
 
    吕温侯的传承简直就是为了吕凤仙所准备的,整个江湖上除了吕凤仙,别人几乎没可能拿到。
 
    若真是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了吕凤仙,到时候楚休只要告诉吕凤仙一个位置,那传承便百分百会落入吕凤仙的手中。
 
    而那边的吕凤仙对于楚休的话也是略微有些迟疑。
 
    楚休的话虽然有道理,但吕凤仙还是不想把自己结交的好友把坏处想。
 
    他犹疑道:“毕竟是自己开出的宝物,他不想交出去也正常,况且就是一个人情而已,我还欠的起。”
 
    楚休冷笑道:“吕兄你想的可是太简单了,聚义庄的人情不是这么好欠的,你可知道这次巴山剑派的弟子为何能在北燕找到三人来杀我吗?就是因为有着聚义庄那位少庄主从中牵线!
 
    你欠了聚义庄的人情,将来那位少庄主若是让你还人情,但却让你做出你不想做的事情,你究竟是还还是不还?”
 
    吕凤仙皱了皱眉,他的性格就是如此,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其余的人想要威胁他根本不可能,但若是用人情来捆绑他,他却有些无法拒绝。
 
    而且吕凤仙还真没想到,聚义庄那位名声不错的少庄主竟然会干出这种类似于拉皮条的事情来,哪怕聂东流亲自出手帮张百涛报仇,他都会高看聂东流一眼的。
 
    不过吕凤仙还是有些纠结,那陈同毕竟是他的好友,他若是直接拒绝,也有些不好。
 
    楚休这时摇摇头道:“吕兄,我跟你相识不久,有些话就算是不当讲,我也是要说的。
 
    江湖上所谓的兄弟义气,多半是靠不住的,真正能维持所谓义气的,也只有实力和利益。
 
    因为你踏入先天,在燕西小有名气,那陈同才会求到你头上来,反之你若是无名之辈,对方说不定都懒得跟你交朋友。”
 
    吕凤仙总感觉楚休的某些想法有些太过偏激,不过他还是笑了笑道:“楚兄你现在跟我说这些,难道也是因为利益?”
 
    楚休摇摇头道:“闲聊而已,正因为我跟你没有利益关系,我才会说这些的。”
 
    不过这时楚休忽然话锋一转道:“吕兄,这件事情你若想处理好,不如交给我来办,你也顺便看看,你那位朋友,究竟是真想要求你还是要利用你。”
那紫叶茱萸乃是六转灵药,就算不炼制成丹药,药力也是极其惊人,那些个小门派想要,我也想要。
 
    这次我出手帮你试探一番,如果那陈同没有利用你的心思,我就算是白出手帮忙了,如果那陈同当真有这种想法,那紫叶茱萸你我两分,谁都不吃亏,你看如何?”
------------
 
第六十四章 给脸不要脸
 
    对于楚休的说法,吕凤仙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此时的吕凤仙还不是那个在经历了无数困境,最终得到了魔神传承的玉面温侯,虽然他已经踏入了江湖好几年了,也算是见识到了人心险恶,但他还是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可惜事实已经证明,吕凤仙看人的目光是真心不怎么样。
 
    “对了楚兄,你准备怎么做?”
 
    楚休将自己的计划给吕凤仙仔细说了一遍,听完之后,吕凤仙有些迟疑道:“这么做是否太过狠辣了一些?”
 
    楚休沉声道:“吕兄,在行事方式上我跟你不同。做事做绝,斩草除根,看似狠辣,但却能避免许多麻烦。
 
    比如这次我为何会被人围杀?还不是因为没彻底将张家斩草除根?当然那时候张百涛不在张家,我也没办法出手。
 
    但这一次既然有机会,我可是不会留手的,不过最后那陈同如果真是利用你,那陈家便交给你,我只要东西。”
 
    吕凤仙只是稍微想了想,便直接点头答应。
 
    他并非是一个有妇人之仁的人,只不过某些时候比较容易轻信他人而已,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到了第二日之后,陈同一大早便过来找吕凤仙,有些急切道:“吕大哥,你这边都处理完了吗?”
 
    吕凤仙还没有说话,楚休便直接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貌似豪爽的笑了笑道:“这位兄弟不用担心,我和吕兄都已经决定了,这次你陈家的事情不用麻烦聚义庄了,人家也未必有时间来管这些小事,由我和吕兄出手就好了,昨天你来得急,还没有介绍一下,在下楚休,也是吕兄的朋友。”
 
    陈同的面色微微有些变化,他勉强笑道:“楚兄,这件事情还是请聚义庄出手吧,那三大势力加起来足有将近十名先天,真不是那么好惹的。”
 
    楚休随意的一摆手道:“十名先天又如何?你不是先天,等你到了这个境界便知晓了,就算是先天境界,实力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同为先天,差距可是大的很。”
 
    吕凤仙也是点点头道:“楚兄说的没错,其实我自己一个人也有把握,不过现在既然有楚兄在,那我的把握便更足了。”
 
    听到吕凤仙都这么说了,陈同也是无奈的很,他只得道:“那就麻烦二位了。”
 
    陈家所在的位置在林中郡寒江府内,距离吕阳山不远,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所以昨天吕凤仙才出现,陈同便已经追上来了。
 
    此时寒江府内,陈家家主陈元直以及一众陈家的长老和旁系弟子等人正在焦急等待着陈同回来。
 
    秘匣当中开出了宝贝结果却引来杀身之祸,这种事情不稀奇。
 
    正如同楚休所猜测的那般,陈家不是白痴,解决这件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把那紫叶茱萸交出去,你们三家我都惹不起,所以你们三位谁打赢了,这东西就是谁的,我不参与了,压住贪念,认个怂,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但至宝在手,陈家却不甘心将一株六转级别的灵药就这么拱手让人,所以最后陈元直也是想到了一个对策,那就是这紫叶茱萸可以让出去,但却不能让给黑虎帮等三个势力,而是要让给聚义庄!
 
    让给黑虎帮等势力,他们不会领情,反而还会暗中讥讽他们陈家拿到了宝贝都保不住。
 
    但如果能献给聚义庄,那陈家只要跟聚义庄扯上那么一丁点的关系,都足以让陈家得利不少。
 
    所以在得知吕凤仙出现在吕阳镇之后,他便立刻派陈同出去找吕凤仙,要借助吕凤仙的名声跟聚义庄搭上关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