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张百涛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大吼道爹和弟弟怎么会死

时间:2018-12-15 20:24 文章来源:互联网

  功法和武技一直以来就比丹药之类的东西要贵,这些都是常识,如果这七成的概率可以确定其中是功法的话,那这秘匣根本就不会拿出来拍卖的,就算是拍卖,恐怕单位也不会用银子来计算了,而是金子或者是紫金。
 
    这一气贯日月乃是血河派当中十分的奇异的一门内功,出身魔道,但却不完全是魔道路数。
 
    一气贯日月起源于于‘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
 
    天地间之生,莫非在死,至于死之种种,毋论出诸于自然,或非自然,尽在一个‘杀’字。
 
    人诛人,是谓‘杀’。天诛人,是为‘煞’。
 
    一气贯日月可以凝聚自身杀机,爆发出无边的威力,更高级别更是可以凝聚天地之间的煞气,气贯日月,威能超凡。
 
    自身的杀机和天地之间的煞气都可以作为一气贯日月的力量,那正道武者凝聚自身的浩然正气,自然也是可以作为一气贯日月来使用的,所以后世才会评价这门功法很神异,可以修魔道,也可以修正道。
 
    一气贯日月的品级为四转,北燕这边楚休所知道的一些适合他现在修炼的,还没有落入强者手中的功法也有不少,甚至五转乃至于六转的都有,他到可以去尝试夺取一下,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得手的几率有点小,不超过五成。
 
    楚休选择来山阳府拍卖这一气贯日月,不光是因为这部功法最好得到和他顺路的原因,还因为这一气贯日月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可以起到一个锦上添花的作用。
 
    这部功法在原版的剧情当中其实并没有太过出彩,只能说是中等偏下而已,甚至其作用要比先天功这种可以帮主武者打捞根基的功法都要弱的多。
 
    但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这部功法却是很有用。
 
    先天功在打捞根基之上的确是很强,要不然现在的楚休也到不了先天境界。
 
    但在对战之时,先天功的特点就是内力雄厚,并没有太多的使用技巧,爆发力不足。
 
    而在修炼这一气贯日月之后,楚休便可以利用其特性,增强自己的爆发力,不算雪中送炭,但起码可以称得上是锦上添花了,让楚休短板能少一些。
 
    拿到这门功法之后,楚休便一边赶路,一边向着吕阳山而去。
 
    而就在此时,山阳府那边,一匹神骏的白马之上,一名面容俊朗,穿着蓝色长袍,身后背着一柄古朴青铜长剑的武者慢悠悠骑马进城。
 
    这人就是张家的大公子张百涛,早年间拜入西楚巴蜀之地的巴山剑派,大部分时间都在巴山剑派那里修行,几年也回不了一次家,毕竟巴蜀之地距离北燕有些远,以他的速度来往一次就要耗费个两三个月的功夫,太过耽误修行了。
 
    看着山阳府内那熟悉的街道,张百涛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数年未见父亲和弟弟,这次回来,他可是给他们准备了不少的礼物。
 
    他父亲的武道天赋不怎么好,这辈子估计也就止步于先天境界了,所以他特意靠着宗门内的功勋换来了一些延年益寿的丹药带给他父亲。
 
    至于他的弟弟嘛,他也知道自己的弟弟不是什么学武的材料,性格也顽劣了一些,不过江湖上一切还都是以实力为尊的,所以这次张百涛特意求自己的师父,让他答应自己把巴山剑派给一些外门弟子修炼的内功交给他弟弟,可以让他弟弟在修炼上更快一些。
 
    昔日张松龄白手起家建立张家,跟其他世家勾心斗角不同,张家的气氛可以说是很不错了。
 
    张松龄在外人眼中是一个贪心的老狐狸,但在张百涛心中,他却是一个为了家族呕心沥血的好父亲,为了自己的修炼,把他辛苦算计来的银子都换成了修炼资源给自己,就为了他能够成才。
 
    而他弟弟张百晨虽然顽劣,但小时候却主动把修炼资源留给他这个大哥,自己不争不强,这也让张百涛很感动,对于自己这个弟弟也一直都很照顾。
 
    甚至张百涛这次回来都准备跟他父亲说了,张家他不要,留给他弟弟,只要自己一直呆在巴山剑派内,那张家便不会有事。
 
    不过就在这时,从酒楼当中走出来一名年轻公子哥,张百涛看到这人,下马打招呼道:“陶兄,数年不见,可还安好?”
 
    那名年轻公子看到张百涛之后顿时一愣,好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磕磕绊绊的打招呼道:“原来是张兄啊,你不是在巴山剑派修行嘛,怎么回来了?”
 
    张百涛有些疑惑眼前这人的表现,他是山阳府大族陶家的公子陶毅,自幼跟他也算是熟人,现在他看到自己怎么是这么一副古怪的模样?
 
    “数年未曾归家,我也是有些想念父亲和弟弟了,正好这次我在巴山剑派内闭关也到瓶颈,便跟师父说要出去走一走,散散心,准备回家来看看。”
 
    那陶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笑容道:“既然这样,那张兄就赶快回家吧,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陶毅竟然直接脚底抹油一般跑开了。
 
    看到这陶毅的举动,张百涛更加感觉不对了。
 
    双方都是熟人,这陶毅也不是白痴,客气话总会说一些吧?他离开山阳府这么多年,现在回来,对方怎么也应该说一说要给他接风洗尘什么的,现在怎么跑的这么快?
 
    想到这里,张百涛的心中隐隐浮现出了一丝阴霾,立刻上马向着张家行去。
 
    而此时的陶毅却是比张百涛更快,这个消息他必须要尽快告诉陶宗望和其他山阳府的大势力。
 
    张松龄父子死了跟他们自然没关系,但问题是这段时间几大势力可还在慢悠悠的消化分配着张家的产业,结果现在人家儿子回来了,看到他们这幅难看的吃相,张百涛心中能不气?
 
    如果张百涛是个普通人那还好说,但张百涛可也是先天武者,他更是巴山剑派的内门弟子,虽然巴山剑派远在巴蜀之地,但毕竟也是七宗八派之一,他们这些小势力如此欺辱巴山剑派的弟子,对方随便派个强者来讨公道他们都有些吃不消。
 
    本他们以为张百涛这么多年没回北燕,再回来说不定是什么时候了,所以他们才放心的吞下张家的产业,反正时间一久,当初的事情谁还会记得?但谁承想张百涛竟然会这种时刻回北燕。
 
    此时的张百涛策马来到张家,平常显得热闹的张家此时却是大门紧闭,等到张百涛推开门后,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挂满了庭院的白绫花结,几名还算是忠心的张家旁系族人身穿孝服,在宅院内摆上灵堂,正在往火盆里面添纸钱。
 
    看到这一幕,张百涛的身形顿时晃了晃,那几名张家的旁系族人也被张百涛吓了一大跳,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带着哭腔道:“大公子!你总算是回来了!”
------------
 
第五十六章 报仇的希望
 
    PS:感谢书友焯子1两万起点币的打赏
 
    眼前的这一幕让张百涛不敢往深了去想,他拉起一名族人,赤红着双目,厉喝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名族人被此时的张百涛吓了一大跳,语无伦次道:“家主和二公子都死了!那一战死了好多人,凝血境的门客都死了,其他张家的精锐也死了一大堆!”
 
    听到这句话,张百涛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大吼道:“爹和弟弟怎么会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动的手!”
 
    那名族人还没有说话,陶宗望等人山阳府各大势力的便走了进来。
 
    得知张百涛回来之后,他们也不敢做的太过分,立刻把张家的那些产业都还了回去,只不过那些金钱等财务都已经让他们瓜分了,临时再还回去也统计不过来,只能暂时作罢了,起码脸面上能好看一些。
 
    张百涛猛然间一回头,将自己身后的青铜古剑拿在了手中,赤红色双目冷声道:“诸位,我要一个解释!我张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张百涛看来,以他们张家在山阳府的实力,能灭掉张家的其实也就只有他们几个家族了。
 
    陶宗望连忙苦笑道:“张公子你冷静一下,张家灭门的事情真的跟我们没关系。”
 
    说着,陶宗望便将事情都告诉了张百涛,当然他没说事后他们几家瓜分张家产业的事情。
 
    陶宗望摊了摊手,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道:“张公子,张家也是我山阳府的一员,张家被灭,我们也想要把人留下,但那楚休能杀了令尊,我也跟他交手一招,对方的实力的确很强,让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最后只能放他离开。”
 
    “楚休!”
 
    张百涛咬牙切齿般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在场的众人甚至都能听见张百涛的牙齿在‘咯噔’作响,可想而知他现在已经对楚休恨到了什么地步。
 
    就在这时,张百涛竟然直接一剑斩出,剑锋犹如电光一般,带着万钧雷霆之势向着陶宗望身边的一名中年武者斩来。
 
    巴山夜雨,紫电雷霆!
 
    巴山剑派的八字剑诀演化出了八门强大的剑法,现在张百涛所施展出来的紫电青光剑迅捷如雷,已经有了小成的火候。
 
    谁都没想到张百涛竟然会忽然出手,只有陶宗望匆忙当中抬起手中的斩马刀,厚重的长刀拦在张百涛身前,但他却是被这一剑直接斩的双手发麻,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来。
 
    传说中巴山剑派的紫电青光剑修炼到极致,雨夜当中施展可以接引天雷紫电之威,以前他不信,现在他却是有些信了。
 
    “张公子!我方才已经说了,张家的事情当真跟我们没关系,你难道还想因为此事迁怒到我们整个山阳府的武林势力吗?”陶宗望有些神色不善道。
 
    巴山剑派再强也只是在西楚,而这里却是北燕!
 
    张百涛指着那中年人恨声道:“就是因为林心瑜那个贱人,才会让我张家招惹上那楚休,当初我就跟我弟弟说过,那女人心思太深,娶她了我张家也会家宅不宁,结果现在,我张家就是因为那个贱人才惹上这么大的灾祸!”
 
    这名中年人正是那林心瑜的父亲,林家家主。
 
    他此时也是欲哭无泪的很,要不是张百晨整日里纠缠林心瑜,事情又怎么会到这一步?
 
    陶宗望对那林家家主使了个眼色,让他赶快离开。
 
    现在张百涛已经是气急攻心了,别说这件事情本身就跟你那女儿脱有关系,就算是真没关系,张百涛现在显然也是准备找个人撒火了。
 
    那林家家主仓惶逃走,陶宗望对着张百涛摇摇头道:“张公子,你就算是杀了他也没用,人死不能复生,你在,张家就在,以后这山阳府张家还是要靠你撑起来的,看开一些吧。”
 
    张百涛猛的一抬头,双目圆瞪,一片赤红,原本他那还算英俊的脸色已经是扭曲的不成样子了:“杀父之仇,灭族之恨,你让我怎么看开?
 
    陶家主,张家的产业我不要了,我只想知道那楚休的实力和他的去向!”
 
    张百涛不是他那个白痴弟弟,联想到之前陶家的陶毅看到他那慌张的神色,显然他早就知道这帮人在张家覆灭之后干了什么。
 
    不过这些他都已经不在意了,父亲死了,弟弟也死了,张家还留着有什么用?他现在心中唯一的执念就是报仇!
 
    陶宗望
    身为山阳府的人,虽然张百涛已经好几年没回到山阳府了,但陶宗望的实力他还是知道的,能让陶宗望都没把握胜出的人,换成他几率也不大。
 
    北燕不是巴蜀,如果是在巴蜀,他去求自己的师父,让师父以巴山剑派的名义发动力量去找人,那楚休逃不掉。
 
    但这里是北燕,他们张家放在山阳府还有点名气,放到林中郡连中流都勉强,而放到整个北燕,张家这点实力只能说是不入流而已。
 
    张百涛看着自己手中的剑,他现在可以选择回巴山剑派闭关修行,等到实力大进后再来报仇。
 
    或者是费心钻营,在巴山剑派内的地位更进一步,然后借用巴山剑派的力量报仇,但这些,却都需要时间!
 
    父亲和弟弟的尸骨还未寒,他怎么可能有心思修炼和钻营?
 
    蓦然间,张百涛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在北燕好像认识一个人,虽然不算熟悉,但那个人身后的势力,哪怕只是动用一丁点,足以帮他报仇!
 
    那个人就是六大帮派当中聚义庄的少庄主,‘凌云布雨’聂东流!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